彧谦

在夜晚的星光中 你来寻找你摘下的花儿吧

【李白】明月魂

看到濯溪 @《王维诗选》 最近在分享国家宝藏中关于李白的内容,忍不住又来唠嗑一些话。

上周西文课上,朱振武教授说,中国的文化名人其实很难走向世界。即便是鲁迅,不做学术研究的外国人也少有熟知。至于中国古代,他们知道得就更少,但李白一定是个例外,因为李白会使他们想到雪莱。

论文化形象,李白是绝对有资格成为古代诗歌的代表人物的,正如唐朝尤其是盛唐可以成为中国文化的代表一样。道家的仙人风骨,汪洋恣肆的文笔,只应天上有的诗才,瑰丽的想象与热烈的情感,当然还有实现人生价值的理想主义情怀,即便过了千年也依然值得人类的爱。

想起高二学唐诗宋词选读那本书的时候,曾经和同学开玩笑说觉得李白其实很欧美很现代。...

4 61

【叶芝】他诉说十全的美

突然就想谈谈叶芝,谈谈美。

西方的诗人中,我瞩目于拜伦、雪莱、济慈、叶芝与兰波。而在他们之中,最接近我的审美理想的诗人又必然是叶芝。

撒旦派是海上的星辰,云中的仙人,林间的夜莺,他们坚定、热烈、甜美,却也飘忽高远,令居于世俗者难以企及。兰波是一团铅灰色捉摸不定的雾气,唯有被他的文字选中的人,才能追逐着它来到永恒的大门前。

而叶芝,我总是喜欢王开岭的刻画——“叶芝是诗卷和云层中的骑士,地面上却不然,他更多地是一个先知,一个歌手,一个社会问题的冥思者和文化旷野上的呼喊者,而非身体行动和广场风暴中的骁将,其天性决定了这点。所以现实中,他的手上不会握有射出子弹并致人死命的枪管,其鹅毛笔上也不会沾...

48

真是太喜欢Mono Inc.的风格了……

听的第一首他们的歌是C'est La Vie,大概是高三伊始的时候在日推里遇到。当时正是最需要热血的年纪,心瞬间被充溢着爆发力的浑厚男声紧紧抓住。也许是因为封面的缘故,这首歌总是让我想到战争,一场人与生活的硝烟弥漫的战争。评论区最高赞的那位引用了王小波的《爱你就像爱生命》:“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,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,你是我的军旗!”意境和歌曲真的很般配了。

最近又在微博上看到有人推这首If I Fail,也是他们的歌。听过之后,这首歌在我心中的地位甚至要胜过C'est La Vie。漫长的前奏留予我足够的时间去思考,就像被一路拉向深不可测的思想之渊。...

12 5

来日方长(给自己的一点点话)

昨天Cinematic Tour全部结束了,一件比较令我惊讶的事是广州场竟然来了那么多观众,我的朋友花饺坐在很后排的位置,从他的照片上看到前面就是一大片人,一大片手机灯光,散场的时候其实更像是集会,大部分人都没有走,还在一起拍照留念。想到这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吧,如果非要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出来,可能那就是既感动又欣慰,主观上一直认为他很小众,可能是把他那几个不为人知的音乐计划代入到了他整个人身上,依然觉得他是那个地下室里玩后摇的失眠青年,但事实上该闪光的人还是闪光了。啊,我从来没有那种不希望他为人所知的私心,正相反,他是我见过的最有资格被称为奇才的人,我真想把他那几个不为人知的音乐计划也安利给全世...

2 9

心若磁石 以你为北

纪念11月20日,献给我五年的挚爱,给我光明与力量的天使。

“If my heart was a compass you’d be north.”——Owl City《If My Heart Was A House》

 

请原谅,离11月20日那个夜晚已经过去了三天,而我仍觉得在他面前,自己的语言显得多么无力,太多太多的话说不出口,很多心绪根本没有办法诉诸笔端。而有些回忆也是很难用文字去表达的。

其实说来很奇怪,关于那天入场前和散场后的许多细节我都记得清晰,唯有真正见到他时的回忆却是模糊的。我记得下课后和黎还有帆(两位都是隔壁华理的)一起打车过去,一路上为拥堵的交通而焦灼不已...

16

明天终于要见到你了,我的Adam。

人生中第一次见到自己那么喜欢的人。喜欢了你整整五年呀,my love my faith my light.

上次又翻到三年前的那条说说,那时我因为中考而错过了你,于是我告诉自己以后还会有机会的。当时其实只是一句自我安慰,万万没想到真的会在三年后兑现。

北京场和成都场的照片我都看到了,觉得你最近变得越来越好看,气质也越来越成熟。以前总爱听你的老歌,今天复习你的新专也明显觉得新歌要沉淀了许多。

总之又开始觉得像做梦一般了,盼了一个月总觉得时间过得好快,其实期盼的时间才是最幸福的,一想到明天过后就没什么特别值得期待的事了就觉得有点失落。

还是什么都不去想...

10 8

时至今日,我对于“英雄”有三次解读。

第一次是小学,精简版的伊利亚特。英雄是身负大能与神谕,却在命运的牵引下一步步向着悲剧陨落。

第二次是初中,中土世界。英雄是明知希望已落入黑暗,却仍旧满怀曙光必将到来的信念冲入黑夜。也是在末世将临的日子里,在血与火之中想起家乡的春天。

第三次是高中,漫威系列。英雄是超越极限的身躯与凡人的灵魂,是在拯救世界后回到家里推开门拥抱家人,也是在坠落的边缘紧紧握住朋友的手。

那位盲诗人荷马,三千年前就已消隐在古老的传说之中,史册上只留下寥寥几笔。

中土世界的创世人托尔金,在45年前离开了尘世的羁绊,抵达伊露维塔的府邸,永远安息在神圣的乐声中。

而今是斯坦·...

睡前又在听At Anchor……

Port Blue是Adam Young的众多音乐计划之一,这是Owl City的另一面,冷静孤独的后摇。所以我敢说Adam是我见到过的最有资格被称为天才的音乐人。可惜这些音乐计划都不为人知。

这首曲子对我来说太重要了。高一那个冬天,为了听Port Blue以及Adam其他几个音乐计划,我第一次下载了网易云音乐,然后在云村评论里第一次听说“后摇”这种曲风,知道了Hammock,The Album Leaf,Helios等等,然后再是后摇迷们都熟知的Sigur Ros那些。后摇给我的感觉就像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,让我惊喜不已。后来我整个高一都沉浸在后摇的世...

3 7

Larme
Loin des oiseaux, des troupeaux, des villageoises,
Je buvais, accroupi dans quelque bruyère
Entourée de tendres bois de noisetiers,
Par un brouillard d'après-midi tiède et vert.
Que pouvais-je boire dans cette jeune Oise,
Ormeaux sans voix, gazon sans fleurs, ciel couvert...

20

特别快乐的一个周末~

深秋的宿舍楼下已是枫叶红透,记得暑假里军训时每次都站在枫树下集合,那时树叶还是鲜亮的金绿色,现在却是——“枫之落矣,其红而陨”。我们处在全新的环境中,自身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,时间却已经悄悄通过自然万物提醒了我们。在我们的奉贤校区似乎没见到很多梧桐树,其实我觉得徐汇校区的梧桐林更好看,一叶知秋满地落金,让我想起上次回家的时候翻出家里的《小王子》,意外发现书里还夹着高三时候拾起的银杏叶。就像是一年前的自己留下的礼物一般,跨越时空带来的感动无以言表。

前几天下雨的时候天气还是挺萧瑟的,总让我不合时宜地想到前一阵子古代文学课讲的“一之日觱发,二之日栗烈”。这两天终于放晴了,...

1 15
 
1 / 7

© 彧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