彧谦

Elen síla lúmenn' omentielvo.

彧谦/Anastasia

音乐/文学/电影/历史/天文

努力做精神明亮的人

「来往不逢人,长歌楚天碧。」

高三神隐,不定期更新

会当凌绝顶

“那晚上的夜航和成千上万的星星,那种宁静,那几小时的神圣的至高无上的权力,金钱是买不到的。”——《人类的大地》

——

最近买了两本圣埃克苏佩里的书。一本当然是《小王子》,另一本则是小说《夜航》与散文《人类的大地》的合集。

第一次读《小王子》是在我表弟那里,一本封面已经被他翻烂的书。每周五到外婆家去,大人们隔着一道玻璃门洗碗谈天,我陷坐在沙发里,拥有约莫半小时的岑寂。24楼下灯火零星,恍如来自宇宙中遥远星球的冷光,我读到小王子的爱与归去,泫然欲泣。

当时,我虽好奇何许人能写下这般纯真到令人心碎的文字,“圣埃克苏佩里”于我仍只是封面上一个冗长到难以记下的名字。

直到上次三校联考,作文极其...

那些美

每天晚自习到九点半回家。我爸说广播里有一档朗读节目。有时回家的路上,我也跟着听。就这样静静看着城市深秋的夜色掠过车窗,文字像溪流一样涌向灵魂。

某天他给我说他来接我的时候听到一篇文章,讲的是抗战时期西南联大的学生到松树林里躲避空袭,他们躺在地上看着蓝得快要滴下来的天空,恋人互相拉着手,小贩推着车进树林卖糖给学生吃。

当时我觉得真好啊,学生们把苦难岁月过得这么浪漫,连死亡的阴影也无法征服他们,大约只有小说里才会出现这样美好的情节吧。于是我猜是不是宗璞的《西征记》里的内容(最近刚好做到《这是你的战争》),我爸笑着摇摇头,说他也不记得了。我深感惋惜。

但大抵是命运不愿让我错过这么一篇有趣的文章...

#Dunkirk#

手残拼了三张图。

还是不太会调色,图做得并不好看,只是纪念一下这一个月。

三周前看了《敦刻尔克》,现在依然没能出坑ꉂ(ˊᗜˋ*)甚至还在某个周四的下午,专门和历史老师聊了聊这部电影。超开心!

还记得那些战火玫瑰般的生命——

当Collins把飞机迫降到海里,摘下飞行帽露出脸的那一瞬间,真觉得世界都被照亮了。这样阳光般俊朗可爱又不失神圣气质的男孩子真是我的理想型啊【尖叫】。真是“朗朗如日月之入怀”!看了些演员Jack Lowden的其他形象,觉得还是Collins深得我心,大概就是所谓的角色粉吧😭但无论如何,老邓就是世界的瑰宝呀!

至于Tommy,我觉得他仿佛是...

温柔留给全世界

这几天睡前在看《瓦尔登湖》。书中有一处说道,“我们天性中最美的部分,要靠最细微的呵护才能保存完好。”

这确是极温柔极恬淡的笔触,像是笔尖饱蘸着布满星星的湖水在写作。闭了眼,仿佛魂魄出离躯壳,乘一阵长风临到蔚蓝色的水畔。

但是梭罗接下去写道,“然而我们对待自己和他人却并没有这样温柔。”

这本来就不是个温柔的世界。很多时候,我们渴望以希冀与谦卑相待,世界却风刀霜剑严相逼。

昨天又看了看Talinda夫人的悼文。Chester走后,歌迷尚且如此悲伤,很难想象与他朝夕相伴的夫人会有多么肝肠寸断。然而评论底下依然有人在无情地指责这位女性,仅因为她用了“童话般的生活”一词,此人便批评她不理解丈夫的...

R.I.P Chester Bennington

早上醒来一开手机连着几条新闻推送都是这个

第一反应就是怎么可能,我肯定还在做梦了

吃早饭的时候放着Good Goodbye感觉连世界都是假的,不能相信这个声音已经和我阴阳两隔

大概自称LP的死忠粉是没资格了,没狂热地追过也不敢说信仰什么的,但确实是经常经常听歌

高一下学期和家长因为分科的事产生了分歧,当时还以为不可协商了,回家一边哭一边听着Numb心想我已经tired of being what you want me to be

Iridescent总是在心怀暖意的时候被想起,还记得那个下午看着操场上明亮的夕光,听着远处传来的秋千声,心境无限平和

某天英语老师放了Battle Symphony...

Happy Birthday to Adam Young💓

「I signed off and closed my eyes. Then I was falling through the sky.」

我现在相信庄子说的“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之过隙,忽然而已”,因为早已记不得这是给你过的第几个生日。每年7月5日,我不敢去计算如梦的光阴。

其实真正回想起来,初一升初二那个寒假第一次接触你的声音,初二升初三那个暑假正式入坑。没人知道你陪伴我度过了初三这一年怎样艰难的岁月。而如今,我要高三了。

我无法预料高三会是怎样,也许仍旧身处幽暗深井之底,是不见日色的压抑窒息之地。而那阵来自太平洋彼岸的裹挟着落雪与星辰的风,确能惊起井底的死水化为呼应那风的疾雨,确...

All I Can Think About Is You

今天终于放了暑假。想要写写现实生活中那些美好的人。

前天晚上快要睡着前在一片朦胧中听着Coldplay的伦敦公墓,忽然没来由地从黑暗中生出幻觉来,觉得马丁唱这歌的声音真特像我历史老师讲课时的语气。

然后忽然发现其实我历史老师和马丁有很多相似之处,比如为人同样可爱,性格同样温柔,学识同样渊博,声音同样苏,而且都是专修历史的呢。怪不得我这么喜欢我历史老师hhhhh。

关于他的话,其实一年前第一次见到他还略带失望,因为高一时候的历史老师是我班主任,一位超级漂亮可爱又温柔的小姐姐。但是后来才发现我历史老师是真心好,讲起史实来好像个说书人样子,还画得一手好抽象派地图,关键是讲课特逗知道吗。莫名其妙...

【朝代联文·三国】但愿长醉不复醒


“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”

说起来也惭愧,其实最初我是最不喜三国的。

初进高中,第一个暑假便被要求读完《三国演义》。班里多数人无心去看,我亦是。至于什么读书笔记,网上抄了几篇便草草了事。没想到回校便要考试,一大堆10分20分的卷子让语文老师冲着我们发了一节课的脾气。

之后便愈加厌弃《三国演义》,一整年不再碰。直到高二时选了文科,才知自己终究是绕不过这一坎——江苏那变态语文附加卷啊。

没办法,只得硬着头皮看。去年暑假开着空调的房间里,把两册浅蓝色封面的书渐渐读薄,从晦涩幽咽读到晓畅明快。

其实根本说不清是什么时候沉迷其中的,大约是读到赤壁之战时被公瑾之雄姿英发吸引,又...

终于知道手机怎么发多图了……补上昨天在东坡公园拍的图!
其实园里每一副对联、每一个景点的名称几乎都是有典故的,但是最喜欢园门这副对联,“舟曾野宿,想见芒鞋竹杖正相迎千里南来;亭以人传,试携铁板铜琶到此唱大江东去”。
园里还有很多幅康熙大大亲笔提的字,以及子瞻大大书法的拓印,几乎都用玻璃保护得好好的。
我老妈说她小学时候来这里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东坡洗砚池和门口卖的糖。
洗砚池我们费了好大劲才找到,我也不知道那是否就是子瞻先生的遗迹,据说也和康熙有关。但无论如何,睹物思人,依然有些俯仰之间已为陈迹之感,不忍拍照,照片在我爸那里。
门口也早已不卖糖了,这里明显比红梅公园冷落许多,大概因为红梅公园游乐设施比这里...

今天去了东坡公园。


“谁似东坡老,白首忘机。”

这一周在讲苏轼专题。周一的中午发了余秋雨写的《苏东坡突围》,那天我本来心情就郁闷到底了,做不下去作业,就坐在那里看文章。文中用很大篇幅写他被同时代的人嫉妒、排斥、欺凌、迫害,看得我眼泪不停往下掉。也许听起来很小题大做吧,但就是那时候我忽然想起了我们城市还有东坡公园,于是便想去看看子瞻。

孟浩然在《与诸子登岘山》中写道:“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江山留胜迹,我辈复登临。”当他登上岘山的时候,看到的是天寒水落的凄凉景象,三国东吴名将羊祜的墓碑在暮色里亘古沉默。读罢碑上的铭文,孟浩然也不禁流泪。而我去东坡公园的时候,我一直在告诉自己,这里到处都是他的遗迹——无论是他自...

1 / 4

© 彧谦 | Powered by LOFTER